1. <th id="hz6vz"></th><rp id="hz6vz"></rp>
    2. <nav id="hz6vz"><big id="hz6vz"></big></nav>
      <dd id="hz6vz"><center id="hz6vz"></center></dd>

    3. <dd id="hz6vz"></dd>

      <s id="hz6vz"><object id="hz6vz"><menuitem id="hz6vz"></menuitem></object></s>

      “飞鲨团队”的航母情结:浪奔,浪流,征战深蓝

      来源:解放军报作者:高立英 陈国全 朱为俊等责任编辑:汤洲
      2018-11-23 09:47
      刊于《解放军报》2018年11月23日第5版

      年轻,没有极限

      ■解放军报记者 高立英

      11月23日,是每一个海军舰载战斗机飞行员都铭记于心的日子。2012年的这一天,中国海军歼-15舰载机首次降落在航母辽宁舰上。

      就在一个多月前,海军发布2019年度招飞形象宣传片《壮志凌云 向海图强》。“做我们的英雄,海军舰载机飞行员,只差一个你”的口号迅速刷屏,召唤更多有志青少年加入“飞鲨”团队。

      这是一支我军序列中最年轻的部队之一,组建于2013年。

      这是一群在航母战斗力建设全新领域探索前行的年轻人,平均才35岁。

      这是一条前人未曾走过的路,海军航空兵某部年轻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就是探路者。

      人总是一边向前走,一边向后看。所有的经验都在解释已经发生的事情,而年轻没有经验,也就不会被自己所束缚。越是无限空间,越能自由飞翔。

      年轻,没有极限。

      驾驶“飞鲨”成功降落在辽宁舰那一刻,28岁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刘向创造了一个纪录——成为中国海军“尾钩俱乐部”最年轻的飞行员。

      “这个纪录只保持了半小时不到!”刘向笑着对记者说,“比我小几个月的李阳随后也完成了第一次着舰。”

      海军舰载航空兵某部飞行员李阳、刘向和同批次的年轻战友们,在去年夏天一起通过了航母飞行资质认证。他们的着舰指挥官,正是戴明盟。

      时间回溯到2012年。有人将那一年称为中国海军真正意义上的“航母元年”,因为那一年的11月,41岁的戴明盟完成了中国航母舰载战斗机首架次成功着舰。

      曾经,在美国航母甲板上参观时,戴明盟心中暗思:“什么时候中国也能够拥有规模如此庞大的舰载机飞行员队伍?”

      6年过去了,中国海军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养规模成倍扩大, “飞鲨”团队成员的平均年龄也越来越小。

      这也是一条注定要用鲜血去劈开荆棘的路。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张超牺牲后,他们的内心不是怯懦了,而是更勇敢;他们的头颅不是低下了,而是更昂起;他们的步伐不是沉重了,而是更有力。

      起飞助理唐博很细心,职业的特性,更让他对声音格外敏感。

      他的战位,就在航母甲板的跑道上,距离舰载战斗机直线距离3米。

      舰载机起飞时,震耳欲聋的呼啸声,轻而易举穿透了唐博戴的铁三角防噪耳机。尾喷口侧面吹来的风,瞬间能让他找到置身赤道的灼热感。

      这几年,越来越多的年轻飞行员加入到这个行列,训练强度越来越大,唐博耳朵里的音轨越来越密集。他注意到,年轻飞行员驾机加速起飞时,发动机的呼啸声澎湃而沉稳;着舰时,“砸”在甲板上的位置越来越准。

      在他眼中,这群年轻的“飞鲨”,翅膀越来越硬。

      年轻,就像一个万花筒,孕育着无限可能。在不同的视角,你就能看到不同的斑斓色彩。

      踏上甲板,记者也找到几个不同点位,从不同视角观察这群年轻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。

      页面加载中,请稍后…
      0/0

      菲娱彩票代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