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h id="hz6vz"></th><rp id="hz6vz"></rp>
    2. <nav id="hz6vz"><big id="hz6vz"></big></nav>
      <dd id="hz6vz"><center id="hz6vz"></center></dd>

    3. <dd id="hz6vz"></dd>

      <s id="hz6vz"><object id="hz6vz"><menuitem id="hz6vz"></menuitem></object></s>

      “坚持最后五分钟”:临汾战役中的坑道爆破作战

      来源:中国国防报作者:高凯 刘学责任编辑:张峻银
      2019-07-04 10:55

      正攻入临汾城的我军官兵
      攻克临汾使我军获得了宝贵的城市攻坚作战经验

      1948年3月至5月,我晋冀鲁豫军区部队和晋绥军区部队一部,采取坑道作业和爆破战法,历时72天攻克了以城郊3至7千米内的村庄、据点为外围阵地,以城墙、环城外壕和城周31处碉堡群为主阵地,以环城内壕、街巷工事为核心阵地的大纵深环形防御部署的临汾城,歼敌2.3万人,全部解放晋南地区,取得城市攻坚作战的宝贵经验。

      坚定不移贯彻决心是胜利可靠保证。临汾是一座孤城,但“阵地是很坚固的,敌人非常顽固”。我军由于主力转入外线作战,参加此役之部队多由刚升级整编的地方支队、独立营组成,装备差、火炮少,缺乏攻坚经验。因此,战役进行得非常激烈、艰苦,部队消耗、伤亡比较大。战役指挥员徐向前在客观分析敌我双方情况后提出著名的“坚持最后五分钟”的作战理论:“当你最严重最困难的时候,也是敌人最严重最困难的时候,常常是当你因困难在决心发生动摇的时候,而恰恰正是敌人对胜利感到绝望的时候,这种时机是最紧要的关头,这种时机决定于何方能坚持,何方能熬过这最后的五分钟,何方就能取得胜利,因此我们要坚持最后五分钟。”正是这一指导思想统一了全体指战员的思想认识,从而上下一致、全军一心,决心不惜任何代价,坚决打下临汾,最终克服重重困难,发扬勇敢顽强、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,夺取了战役胜利。

      细致充分作战准备是胜利根本要求。由于我军长期坚持运动战,对攻破坚固设防城市的重要性认识不够,战法上缺少经验和研究,也缺少攻破坚城的技术装备,而进入解放战争战略进攻阶段,实施城市攻坚作战已成为我军面临的重要课题。为此,中央军委提出各部队学习攻破坚固设防城市的要求。为进行政治上、军事上、物质上的全面准备,徐向前命令部队在翼城整训,召开千余人规模的营以上干部会议,第8纵队司令员王新亭总结了运城攻坚战的6条经验,即:注意攻击准备、强行坑道作业、小组连续爆破、反对平均用兵、坚决执行命令和“坚持最后五分钟”,为临汾攻坚作战提供了直接经验。徐向前也明确要求干部重点学战术,但也要懂技术,战士重点学技术,但要与战术结合起来。同时,针对部队新战士多、缺乏攻坚作战经验的实际,突出抓好土工作业和爆破方面的临战训练。攻城部队还从上至下开展“查决心、查任务、查战斗组织、查器材准备”的“四查”活动,在思想、战术、技术和物资器材方面做了全面充分的准备,并得到地方支前力量有力配合。整个战役,地方党组织动员支前民工达20余万人,支援的作业器材中,门板26万块、木檩条10万根、麻袋6万条、粮食数百万斤,用以保障作战所需。战役第一阶段结束后,针对部队坑道爆破、炮火射击、步兵冲锋协同不足等问题,指挥员及时进行作战总结,战术方面着重解决火力、爆破和突击相结合的问题,技术方面着重解决坑道作业、单兵爆破等问题,并结合实战展开地形侦察、坑道挖掘方面的战地练兵。通过“学训战”的有机结合,部队攻坚作战能力有了显著提高。

      攻坚克难的革命英雄主义是胜利强大动力。虽然临汾城防坚固,我攻城部队也存在经验不足等问题,但我军官兵信心坚定、意志坚强,充分发挥了不怕困难、不怕牺牲的攻坚克难精神。上至指挥员徐向前,有“打不下临汾不回来”的坚定信心,下到普通战士,有“能进一尺不退一寸”的坚强毅力,前线指战员在坑道掘进、侦察敌情、突破城垣、全面攻占临汾等任务十分艰巨的情况下,顽强坚持72昼夜,终于攻克被阎锡山吹嘘为“打不破的铜墙铁壁”的临汾城。特别是在坑道作业中,全体作业人员克服空间狭窄、易塌方、阴暗、潮湿和呼吸困难等恶劣条件,夜以继日地掘进,连续奋战27昼夜,多次粉碎敌军破坏坑道的企图。临汾战役中涌现出“光荣的临汾旅”、李海水和车元路等一大批英雄部队和英模人物,不仅取得了宝贵城市攻坚经验,而且培养锻炼了多支作风过硬的部队。

      高效的重点连续爆破是重要作战方法。在缺乏火炮的情况下,突破坚固城池主要靠爆破作业,这是临汾前线指战员在实战中取得的重要经验,也是以己之长、击敌之短,避敌之长、补己之短的有效办法。临汾前线部队靠“土行孙”的办法,依托坑道作业一步步向城墙迫近,并在坑道作业中与对方展开激烈争夺,作战双方不仅以堑壕对堑壕、地堡对地堡,而且以坑道对坑道。由于机械工具缺乏,攻城部队基本靠人工完成作业,据战后统计,双方挖掘的50米以上坑道达70条之多。5月16日当天,我攻城部队就挖通破城坑道15条、掩护坑道40条,其中将两条各110米长的破城坑道挖至城墙底部,分别放置6200公斤黑色炸药和3000公斤黄色炸药,炸破城墙,使敌军坐上了“土飞机”。爆破成功后,我军又严密组织爆破、突击、火力协同,保证在突破关键时刻能及时投入后续梯队。攻击各碉堡群时,爆破及总攻时间由徐向前亲自掌握,爆破点火则由旅长亲自负责。冲击发起后,各火力掩护分队同时对突破口两侧的守军火力点进行压制射击,冲击分队进行连续爆破,炮兵在起爆前后集中火力压制敌军炮兵。工兵爆破、步兵冲击、炮兵和机枪火力压制协同,在突破口上形成绝对优势,从而保证我攻城部队一举突入城中,为实施纵深战斗、彻底攻克临汾奠定坚实基础。

      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      菲娱彩票代理